• 革命家张平化一家7人牺牲:牺牲小我又何亏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作为一项世界性的制度,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早已为世界各国广泛应用。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是针对股东大会决议形成的瑕疵而产生的一项法律救济制度。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旨在保证股东大会决议的合法性与合理性,保证公司交易的安全性。由于种种因素,这一制度目前在我国仍然存在诸多不足之处。文章试从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的概况为出发点,结合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的问题与现状,以期为我国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提供一些参考。  [关键词]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探究  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是一项被世界各国广泛采用的救济制度,其实质就是针对股东会会议形成的瑕疵而进行的一项法律救济制度,股东会会议救济制度的目的在于保证股东会会议决议的合理性与合法性。然而,由于受股东会会议表决原则和现代公司立法趋势的影响,使得股东会会议日益走向形式化。正是股东会会议的日益形式化,使得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也处于弱化的地位。  一、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概述  股东大会决议对股东和债权人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因此,为了尽可能减轻因股东大会决议的瑕疵对股东以及债权人的不良影响,对股东大会会议瑕疵进行救济就显得特别重要。同时,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弱资本多数决的负面影响,阻止股东会会议日益形式化的不良倾向,它是保障股东大会应有地位的必然要求,也是维护中小股东和投资者合法利益的重要保障。  从我国《公司法》的角度来讲,其关于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的规定大致以分两为两大类。第一类是公司决议瑕疵无效之诉,第二类是公司决议瑕疵撤销之诉。其中,根据具体事由,公司决议瑕疵无效之诉又可分为决议内容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决议内容违反行政规章这两类;公司决议瑕疵撤销之诉又可分为会议召集程序的瑕疵、会议表决程序的瑕疵、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这三类。根据股东会会议瑕疵的原因,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又可分为程序瑕疵和内容瑕疵两大类。所谓程序瑕疵,一般是指公司在实践中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违反股东大会组织召开的程序性规定而形成的瑕疵,程序瑕疵一般出现在会议的召集程序和决议程序这两个环节。而内容瑕疵一般是指股东会会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公司章程的规定而形成的瑕疵。  构建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最根本的是要遵循股东会会议救济制度的几项重要原则。首先,决议的安定性原则是构建股东会会议救济制度的第一个原则。股东大会会议在本质上是符合少数服从多数这一民主原则的,也是资本多数决在公司法上的反映,在不违反法律和有关规定的情况下应当而且必须受到尊重。但即使股东会会议决策过程或决议内容因违反法律或有关规定而产生了瑕疵,对于股东会会议的瑕疵,一般也必须以谨慎的态度来对待,不可随意宣布其无效。其次,利益的平衡性原则是股东会会议救济制度的又一个重要原则。公司是以盈利为目的团体组织,股东大会的决议涉及到诸多群体的相关利益,而股东会决议一旦出现瑕疵,必然会引起相关利益群体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使得股东会决议在实际执行中的效率大打折扣,进而影响公司效率的提高和盈利目标的实现。因此,为了保证公司效率的提高,有必要在股东会会议做出决议时就综合平衡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尽可能地保证决议的程序和内容合法、公正。  二、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的问题与现状  尽管《公司法》规定了股东会会议瑕疵诉讼救济制度,这项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为解决股东会会议瑕疵问题提供了有效的法律保障。但是,随着现代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原有的公司法律制度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现代公司管理模式的需要。具体来说,我国的《公司法》有关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的规定存在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  首先,救济对象不周全是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存在的第一个问题。在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理论的研究中,第三人的问题是一个容易经常提及但却又往往被忽视的问题。《公司法》有关瑕疵救济理论的陈述中很少有关于保护第三人正当利益的具体规定。在市场经济制度下,在公司的发展日益强调保护债权人利益的大背景下,忽视由股东会会议的瑕疵所造成伤害的第三人的利益是与市场经济的公平精神相背离的。而我国的《公司法》只是强调了保护中小股东利益,对保护第三人利益的问题并没有做出相关规定。可以说,在救济对象上,《公司法》关于瑕疵救济制度的规定在救济对象上偏爱股东却忽视了对第三人的利益进行必要的保护,而这正是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救济对象不周全的最重要的一个体现。  其次,事前救济不充分是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存在的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在股东会会议的召开阶段,如果决策者能够成功地预防股东会会议瑕疵的出现,那么股东会会议的决策便不会出现重大的瑕疵问题,公司的经营效率和营业利益也会得到切实保障。反之,股东会会议瑕疵问题一旦出现,即使是被确认无效或决议被撤销,都会或多或少对相关利益方产生一些不良的后果。因此,对股东会会议瑕疵问题的预防和防范在讲究效率的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就显得尤为重要。然而,我国《公司法》有关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的事前救济制度却是非常的不充分,如在对股东利益回避表决的这个问题上,《公司法》仅仅在其第16条中进行了单列举一项规定,却没有对此进行开放性的规定。  最后,事后治愈制度的缺失是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的又一个重要问题。事后治愈制度是一种针对股东会决议瑕疵出现后对瑕疵以非司法方式进行治愈的救济制度。显然,事后治愈制度是一种以非司法方式来治愈瑕疵的救济制度,它属于非司法救济和事后救济,它与事前救济制度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瑕疵救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我国的立法中却很少能看到有关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中的事后治愈制度。可以说,事后治愈制度在当前我国的立法中几乎呈现出空白的状态,立法的空白也必然导致司法介入的困难,这就无法为保护中小股东合法权益提供法律保障。  三、我国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体系化建议 通过对《公司法》等相关法律的研究,以及大量的实践我们发现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在理论上来存在一定的逻辑缺陷,没有形成一个有机的体系,因而在实践中也不能很好地对股东大会决议的风险进行有效的监控与回避。针对这些制度的缺陷,我们必须在立法和制度上进行完善,才能保证股东大会会议决议的顺利进行。  (一)拓展救济对象,确定以救济股东为主的基础体系  在司法理论中,不少专家学者都对第三人合法权益的保护问题有所阐述,但是我们从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与司法解释中可以看出其并不会对第三人的权益进行具体的保护。但是在公司的日常事务中有不得不与第三人发生业务关系,而且公司法中对公众知情权的设定也直接关系到善意第三人的利益保护。然而我国公司法对诉讼权利享有者的界定并不十分明显,第三人对公司内部事务的具体实施也不能做出影响,更不能以诉讼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通过法律规定我们可以看出,第三人始终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同时第三人的救济也完全依赖于股东提起诉讼。针对这种第三人无权益就无救济的现状,我们在讼诉法中应坚持救济的原则,虽然这种原则会对实体法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通过对第三人的救济,则显示出诉讼法对利益的保护,对利益外延的扩大,进而可以有效预防在诉讼法中遗失权利的保护。  就我国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公司股东大会的决定权往往掌握在少数大股东的手中,那些小股东的意志往往会被忽略,其利益也受到一定的侵犯。因此在股东大会会议下次救济体系的建立于完善过程中,我们必须考虑到占公司股东人数大半的小股东的权利,在具体的救济过程中要以少数受损股东利益的保护住重点,因为在股东大会会议决议的多数情况中,股东的起诉往往是在股东大会决议已经完成的情况下发起的,在这一情况下,虽然公司与第三人几乎没有存在相关的交易,但是股东的利益受损却在实际发生,而且最为迫切去救助。  在救济方式上,我们应当不断完善股东大会会议瑕疵申诉救济的逻辑构成,同时根据法律规定与实际情况建议必要的股东滥诉驳回制度,在保证股东合法权益的同时,维护公司科学合理决议的贯彻落实。  (二)多种救济方式的并用或合用,实现救济方式的多样化  目前我国实施的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主要有事前救济、事后救济、瑕疵诉讼救济、瑕疵治愈救济等,但是由于不同救济方式的特点不同,各种救济的单一使用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针对新形势下股东大会会议瑕疵的实际情况,我们可以采用事后救济与事前救济相互配合,瑕疵诉讼救济与瑕疵治愈救济相互配合的救济方式。我们都知道股东大会会议瑕疵的事前救济主要是制度设计上的预防,其主要优势在于能主动预防和控制可能发生的风险。而事后救济主要是股东大会会议决议瑕疵出现之后的一种补救措施,它主要依靠股东的积极主动行为来维护公司利益的一种机制。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任何一种单一的救济制度都不可能确保决议的万无一失,只有在事前救济的预防与事后救济的补救双重救济下,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股东及公司的权益不受损失,保证公司决议的顺利落实。另一方面,只有在瑕疵诉讼救济与瑕疵治愈救济相互配合的情况下,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会议决议已经确立的公司与股东,股东与股东,公司与第三人的法律关系,保证公司交易关系的稳定,同时也能通过有效的策略对公司会议决议中的瑕疵进行补救。  (三)最大限度的实现救济结果的合理化  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体系的完善最终要达到各方利益平衡的目的,因此我们必须在股权平等的基础上维护小股东的合法权益,同时维护公司交易的安全。因为在股东大会中,只有保护小股东利益的法律制度规范了,小股东的权利与利益得到了合理的保障,才能真正实现股东权利的平等,促进公司稳定的发展。同时公司还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在不违背相关法律的基础上,设计维护交易安全的制度规范,以义务的形式确保公司以外的相关人员在保证公司与股东“隐私”的前提下,对公司交易的相关规章更加透明化,从而保护公司交易的正常合法进行。  结语  我国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从无到有,对公司和股东权益的保护也不断完善,在公司决议风险规避中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目前我国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中存在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结合我们具体的实际情况,在借鉴国外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努力做到拓展救济对象,确定以救济股东为主的基础体系,多种救济方式的并用或合用,实现救济方式的多样化,最大限度地实现救济结果的合理化,只有这样才能促进股东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的完善,才能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的稳定。  参考文献  [1]邹杨.论我国股东大会决议瑕疵事后救济的缺陷及完善[J],学术交流,2007(5).  [2]罗思荣.论股东大会决议瑕疵的法律救济[J].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2(3),  [3]黄文辉、黄建峰.论股东大会决议瑕疵的救济[J].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2(6).  [4]范黎红.股东请求确认股东会决议有效并非一律不具有诉的利益[J],法学.2010(9).  [5]胡文涛.确立股东的制止请求权和股东大会决议瑕疵诉讼提起权的思考[J].湖南商学院学报,2005,34(5)67-69.  [作者简介]马亮(1988-),河南信阳人,河南大学法学院2012级民商法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民法、商法、法哲学。

    上一篇:贝尔麻痹不同时期中医辨证分型特征探讨

    下一篇:跨文化交际中称呼语的使用